现在是:
 

党群建设

职工园地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党群建设 > 职工园地

【儿院说】何其有幸!我是一名援外“中国医生”

发布时间:2023-08-04来源:本站原创

“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”,位于北非的突尼斯,北临地中海,南接撒哈拉。


1973年,第一批中国(江西)援外医疗队来到突尼斯回娘家给了父亲1一4在线观看回娘家给了父亲1一4免费观看医疗援助。半个世纪以来,一批又一批中国医生的身影出现在这里,帮助无数当地人解决病痛。


何其有幸,作为儿院人,作为江西人,作为中国人,我能成为第27批援外医疗队让都巴分队的一员!


“援外报名成功啦!”


“什么,你要去援外医疗队?”

当同事得知这个消息后都感到意外,他们无法想象“社恐”的我有一天会在一万公里以外的非洲工作一年,与生活习性迥异的异国人共事。

“是的,我已经报名成功啦!”我开心地和大家分享着喜悦。

在科主任晏萍兰的帮助下,已步入不惑年龄的我,几经波折,终于顺利成为第27批援外医疗队让都巴分队的一员!


1.jpg


一秒“破防”的让都巴


虽然对非洲的环境有所耳闻,我也已给自己进行了诸多心理建设,但当真正地踏上让都巴的土地时,还是让我一秒“破防”了!


坑坑洼洼的街道随处可见,风一吹夹杂着黄沙漫天飞舞,外墙斑驳的阿拉伯风格建筑物零散地分布在街道两旁,“呼呲呼呲”的驴儿拉着载满货物的驴车摇摇晃晃地走着,布满尘埃的汽车在狭窄的马路上费力地穿行,大街上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警察。


2.jpg


我援助的医院是突尼斯让都巴大区医院,全院有建制床位约400张,其规模较大,作为突尼斯西北部唯一的急救中心,但医生却只有几十名(其中包括中国医生9名)。这个医院不仅承担着本省病人的救治任务,还常常接收来自周边省份(贝加、盖夫等省)的病人,因此,医院常年人满为患,儿科病人尤为多,然而医院儿科却没有本地医生,都是临时从首都调派过来,每次前来都至少需要3小时车程,接近50℃的高温下的病房也并没有空调,仅每日的查房就能让人汗如雨下……


“是‘中国医生’救了Barhi的命!”


犹记得一位“微笑妈妈”,她的孩子叫Barhi,是一名8月龄的早产男婴,反复气喘已有几个月了,孩子的母亲是一位裹着花色的红围巾的阿拉伯女士。入院的一周以来,虽然她十分担心孩子的病情,但每次看见她时,她都是笑盈盈的样子,她说:我相信你们能够帮助我的孩子,我也相信我的孩子足够坚强。”


640 (2).jpg


一个周天的上午,当我照常查房时,突然听到抢救室传来呼救声,原来是Barhi,只见他张口呼吸,喘憋明显,我将听诊器放在他胸前监听时,心跳已减慢,双侧呼吸音也减弱,“快,两个留置针!”我一边比划着,一边说道。在大家的全力抢救下,Barhi呼吸逐渐平稳。孩子的妈妈早已在一旁泪流满面,嘴里念叨着经文,眼里满是感激,对着我不停地说着:“真好,是‘中国医生’救了Barhi的命!” 


“他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!”


Maha是一位经产妇,前两胎的孩子都没能保住,中间还有两个孩子自然流产了,因此,这次怀上的孩子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,怀孕34周时便来到医院待产,希望这个孩子能顺利活下来。

5.jpg


Maha分娩那天,我在儿科值班(儿科值班还要兼顾产房新生儿的救治)接到妇产科的电话,“Docteur,bebe de Maha pas bien!(医生,Maha的孩子不好!)”,我赶忙答道:“Oui,Je vais aller tout de suite!(好,我马上到!)”到了产房发现,Maha在产床上痛苦地呻吟,孩子出生后未见哭声且全身青紫,在几个回合的全力抢救下,孩子脸色逐渐改善,哭声渐亮。第二天去查房时,孩子在床上睡得正香!Maha说:“感谢您,让我能有机会陪他成长,他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!”


作为一名援外医生,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平凡的工作,尽心竭力服务当地民众,用自己的医术为非洲贫苦人民点亮生命的微光,让世界看到“中国医生”的力量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第27批援非医疗队 万秋清


返回顶部

咨询服务电话(TEL)  8:00~18:00

0791- 86802382
0791- 86804127